Ms Cellophane

Splendid of mine ^_−☆

关于胁迫的冷暴力

对待同一事物往往有无数个至少数个不同的观点,但是粗暴划分也不是不能合并为简单对立的两个。如果探究它们之间的关系,你会发现那多个观点是连续渐变的,但由它们组成的两个却势不两立地对立着。明明只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不是么?但这种显而易见的现象让我觉得神奇。

神奇的体验是电光火石般非常短暂的一瞬(太多这样短暂的瞬间转瞬即逝,这类思维脆弱得好像誊写纸,经不起擷以自重,同学能写成完整文字的思想却要扎实得多),更多时候我鲠于处于优势地位的两者之一胁迫另一种的冷暴力。一、爱旅游的说不愿一生囿于一处,说的时候自戴光环,哪怕温和的语气也咄咄地逼着宅男宅女们懊悔反省,可是游历多国的歌德能写出绝美的《浮士德》,一生居家的笛福不也写出了惊世的《鲁滨逊》(远游题材莫不是对奉旅行为上等的庸人们的讽刺)?二、女生中似乎流行“独立情怀”,仿佛那意味着更现代、更优秀、或者更神秘?然我以为若在爱情或婚姻的束缚里依然保持自我适度的独立才是了不起。婚姻只是古老,并不陈旧。三、与最好的闺蜜聊起她初中的好友,闺蜜因那人努力而敬佩她,却因她努力是为了嫁个好丈夫而心生不满乃至鄙视。爱情与事业本来就应当是人生并列的主题,把握与经营好的爱情并不容易,如今却被诟病。(至于我?我两者都要)紧承上一点,现代女性的独立有点矫枉过正了。四、阅读。我相信阅读是有裨益的所以乐此不疲(但是并非谦虚,不但读得少,遍数也少,该骂)。但是有时读书人的优越感却让我反感,破万卷书的学者拥有让人尊敬的智慧,阅人无数的生活家也有让人刮目的才能,古今能人各种奇葩才能简直悉数不尽。(五?本来有五的,可是码不动了困了)(也好,有一就有二三四五六七,反正说不全的,随便想想比比皆是)

我想说的是,截然不同的对立价值观世界观也许本质上是通过息息相关的渐变得到的,因此维护一方排挤另一方挺霸道无理的。价值观不分优劣,比起评价别人,我更愿意安静做好自己。

评论(1)